九江市心語心特殊教育培訓學校

歡迎訪問九三學社九江市委員會網站。當前時間: 2019-12-13 07:06:48  
當前位置:主頁 > 參政議政 >
千古知音
發表時間: 2015-01-08 15:45:42    |    來源:九三學社九江市委員會    |    閱讀次數:11179

千古知音

——周恩來與鄧穎超的情和愛

1.jpg

胡帆

共和國的開國總理周恩來與中國共產黨婦女運動先驅鄧穎超,兩位生死相許的千古知音,曾先后擔任過政協主席這同一個職務,為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作出了杰出的貢獻。1949年9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召開,周恩來當選為政協副主席,鄧穎超當選為常委。從1954年12月開始直至逝世,周恩來連任三屆政協主席。1983年6月,鄧穎超當選為第六屆政協主席。在中南海西花廳,有一幅特別的《蝴蝶圖》,凝結著兩位主席深深的情和愛。 

A:冷暖相知

他們相識于“五四”時期。那時,鄧穎超(鄧文淑)是天津北洋直隸第一女子師范學生,“女界愛國同志會”講演隊隊長。剛從日本留學歸來的周恩來,正在創辦《天津學生聯合會會報》。演講人與采訪人就在南開學校禮堂進行了他們的第一次對話。她說,三年前,就在南開禮堂看過周恩來主演的新劇。當時男女不能同臺演戲,因長相清秀,他在《華娥傳》中演女主角。這一次,為了籌募辦學經費,鄧穎超正在排練《花木蘭》與《安重根》。她微笑著邀請周恩來指導。他們的交往就這么開始了。 

1919年12月25日,天津學聯與會報被查封。周恩來決定組織游行。他自己擔任總指揮,安排鄧穎超負責后勤接應工作。鄧穎超爭執著要上一線,周恩來說:“萬一我們被捕,外面總需有人接應,繼續斗爭!”這位年僅十六歲的小妹妹就這么留了下來。 

游行隊伍慘遭軍警鎮壓,周恩來等人被捕。在獄中,周恩來發動了絕食斗爭。鄧穎超聽到消息,立即召集覺悟社社員開會,商討對策。決定由鄧穎超等24名同學,背著鋪蓋趕往警察廳,要求替換24位被捕代表坐牢。后在著名大律師劉崇佑的辯護幫助下,被捕學生終被釋放。 

為尋找革命真理,這時,不少愛國學生紛紛到法國留學,鄧穎超因經濟困難與牽掛孤母不能如愿。她特地趕織了一件毛衣送給赴法留學的周恩來,在毛衣領內側繡了六個字:“給你溫暖,小超”。 

B:風雨相隨 

1923年春天,他們在信中互許終身。 

1924年9月,周恩來回國,任中共廣東區委委員長、黃浦軍校政治部主任。1925年1月,赴上海參加中共四大。在會上,認識了中共北方區委負責人高君宇。兩人一見如故,連戀愛情況都交談了。高熱誠地赴往天津做“紅娘”。沒想到不到兩個月,3月5日,高君宇遽然病逝,他的女友相思成疾,三年后,含恨離世,合葬于陶然亭,墓碑上篆刻“春風青冢”四字。解放后,感慨萬端的周恩來與鄧穎超,特意一同前往憑吊。

1925年8月7日下午,鄧穎超趕到廣州時,周恩來正緊張地領導著省港大罷工,竟抽不出時間去接新娘子,只得委托秘書陳賡,拿了一張鄧穎超的照片,去碼頭找。鄧穎超提著箱子,在碼頭上遍尋不見周恩來,就叫了部人力車,按照信上的地址,徑自去了新郎官的住處。聰明的陳賡在擁擠的人群中沒有發現照片上的姑娘,也并不很著急,心想,別的人都走了,就不難找了,沒想到,人走光了也不見新娘子,他沮喪極了,等他趕往門房,眼前一亮,一位白衫黑裙的姑娘正坐在小屋里,與照片上的一模一樣。他慌忙解釋,深表歉意。

第二天,8月8日,周恩來與鄧穎超幸福地結合了。 

第三天,鄧穎超獨自去拜訪廖仲愷與何香凝夫婦。孫中山去世后,廖仲愷力挽狂瀾,在廣東開創了國共合作的新局面。就是他親自接周恩來到黃浦軍校任政治部主任。鄧穎超怎么也沒想到,這是她與廖仲愷唯一的一次見面。8月20日,廖仲愷被暗殺,周恩來立即搜捕兇手,兩天兩夜沒能回家。 

8月21日,周恩來與蔣介石商定,當晚十一時全城戒嚴,搜捕兇手。九點多鐘,他驅車到衛戍司令部見蔣介石,司令部警衛喝問口令,司機沒有聽見,繼續行駛,警衛開槍射擊,司機中彈當場殞命,周恩來的白色西裝濺滿了鮮血。幸好一聽到槍聲,他迅速臥倒,車一停,立刻高聲說明身份跳車,這才得以脫險。周恩來沒料到蔣介石私自將戒嚴時間提前了二個小時,天亮趕到家,把新娘子驚得臉色慘白。 

10月6日,周恩來率領國民革命軍東征,偏偏這個時候,鄧穎超懷孕了。丈夫不在,母親不在,本可依靠的何香凝又因夫君遇難悲傷不已。左思右想,她決定將孩子打掉。她第一次放棄了做母親的機會。本以為這樣的機會以后是很多的,沒想到,第二次懷孕,她幾乎是死里逃生。 

這一次,周恩來已從廣東調往上海,鄧穎超快要分娩,仍留廣東。她住進了婦產醫院,三天三夜,孩子生不下來,當時還沒有剖腹產手術,助產時只能硬生生地用產鉗將胎兒鉗住,因頭顱受傷嚴重,極漂亮的一個男孩夭折了。 

真是禍不單行。4月12日,蔣介石在上海大肆屠殺共產黨員,并懸賞二十萬銀元捕殺周恩來。秘密轉移的周恩來對鄧穎超非常牽掛,密電廣州軍委要鄧穎超速離險境。4月15日黎明,剛從中山大學翻墻逃脫的中共廣東婦女部干部陳鐵軍,冒著生命危險通知鄧穎超,趕緊離開廣州。馬路上警車呼嘯,危機四伏。在醫生幫助下,鄧穎超化裝成醫院赴港購藥的護士坐德國船到了香港。 

就在這一年,南昌起義、廣州起義相繼失敗,周恩來二次來到香港。他從香港報紙上得知,陳鐵軍與廣州起義工人赤衛隊總指揮周文雍不幸被捕,看到他們在刑場上舉行婚禮的新聞照片,他淚流滿面。

在那艱難的歲月中,周恩來與鄧穎超無論是在天津還是廣州,無論是在上海還是武漢,憑著他們的機智靈活與英勇無畏,一次次死里逃生、化險為夷。 

1941年1月4日,駐守重慶的周恩來驚悉皖南事變,新四軍七千多人壯烈犧牲,中共中央發來急電,要“恩來、劍英、必武、穎超等主要干部于最短期間離渝”。中共南方局立即在周恩來住處緊急商討對策。周恩來堅定地說:“我要堅持到最后!”鄧穎超也毫不猶豫地決定堅持下來,并申明,“這樣嚴重復雜的局勢,恩來怎能離開。” 

他們夫婦緊張而細致地做著重要干部與進步人士的疏散、撤離工作,同時,在《新華日報》發表“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題詞進行揭露與抗議。國內外輿論對國民黨的鎮壓行徑一片嘩然。在宋慶齡、馮玉祥、陳嘉庚等人斥責干預下,蔣介石不得不改變態度。3月25日,宋美齡出面宴請周恩來夫婦,一再稱贊“周先生和鄧先生的杰出才能”。正是他們夫婦的并肩努力,為共產黨爭取了最廣泛的同盟軍。

C:生死相依

風雨同舟,相濡以沫的戰斗生活,使他們對蝴蝶有特別的感情。 

1953年11月5日,他們到上海電影制片廠為彩色歌劇《梁山伯與祝英臺》審片。看完后,他們建議在“樓臺會”與“山伯臨終”之間加一個祝英臺思念梁山伯的場面,劇組于是補拍了“思兄”一場,增加了短短4句唱詞,把梁祝的堅貞愛情烘托得更為濃烈。 

1954年春天,因參加國際會議,周恩來在瑞士日內瓦4個多月。鄧穎超在信中夾著他喜愛的海棠,周恩來收到后,寄來了蝴蝶花,待他回國后,鄧穎超巧妙地將這些花拼貼在一起,配上鏡框,宛如油畫。這蝴蝶海棠圖至今還掛在西花廳臥室里。 

周恩來在這次日內瓦會議期間,將帶去的《梁祝》拷貝廣泛播映,中國的《羅密歐與朱麗葉》產生了巨大影響,每每放映到“哭墳”與“化蝶”時,全場一片哭聲。 

1976年1月8日上午9點57分,周恩來在301醫院與世長辭,鄧穎超肝腸寸斷的“哭兄”震驚了世界。她用鮮花編織的花圈上垂著二行黑綢挽帶:“悼念恩來戰友”、“小超哀獻”。 

十里長街,寒風凜冽,成千上萬的的市民,哭泣著,為敬愛的周恩來總理送行。他的骨灰被撒在他們夫妻攜手走過的山山水水。

1992年7月11日6時55分,鄧穎超逝世。那個曾經盛過周恩來骨灰的盒子,盛著她的骨灰,又一次來到了他們夫妻攜手人生的起點——天津。 

十六年前,他們的警衛把周恩來的一部分骨灰撒入海河,十六年后,同一條河,同一個人,捧著同一個骨灰盒—— 

西花廳的鮮花,沾滿人世的滄桑,有如凋零的蝶片,緩緩飄落……


上一篇: 西湖邊的“兩道風景”
下一篇: 春秋有月讀千年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0 九三學社九江市委員會 All Rights Reserved.        非經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本站點內容轉載于任何形式媒體。        備案序號:贛ICP備10201703號
建議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7.0 1024*768 分辨率瀏覽本站         后臺管理     備案報警
35选7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