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市心語心特殊教育培訓學校

歡迎訪問九三學社九江市委員會網站。當前時間: 2019-11-30 15:24:55  
當前位置:主頁 > 參政議政 >
一九五一年九三學社中央決定送毛主席一件禮物
發表時間: 2013-12-04 15:48:57    |    來源:九三學社九江市委員會    |    閱讀次數:3146

一九五一年九三學社中央決定

送毛主席一件禮物

1.jpg

陳列在天安門廣場毛澤東紀念堂里的放大鏡,在諸多陳列毛主席遺物的物品中,并不顯得特別突出,但它背后的含義卻是非常豐富的。盡管放大鏡只是一個不很起眼的,用來讀書看報的工具,但它作為九三學社組織送給毛澤東的私人用品,卻承載著在中國政黨史上,新中國建立初期民主黨派與新的執政黨中國共產黨生死相依、相濡以沫的聯系,這也應該是在參觀毛主席紀念堂時,許多人在有放大鏡的展柜旁駐足的一個原因。

我們見過朱德、劉少奇、周恩來等那一代黨和國家領導人戴著眼鏡批文件或作報告的照片,雖也常看到毛澤東讀書、看報的形象,卻沒看到過他戴眼鏡的照片。是毛澤東的視力與常人不一般嗎?不是的。有媒體報道:把讀書視為生命,在書海里品味人生縱橫天下,研究歷史和現實的毛澤東,像尋常老年人一樣,隨著年齡的增長和身體的變化,視力顯得越來越下降了,他不習慣戴眼鏡,除看戲看節目外,平時習慣使用放大鏡。放大鏡成了他在讀書、閱報、批閱文件時最好的幫手。毛澤東誕辰110周年時,在毛澤東紀念堂展室的櫥窗里展示著一面九三學社1951年送給毛澤東的放大鏡,就是他最早使用過的。那時毛澤東58歲。

九三學社送給毛澤東的這面放大鏡,造型和制作都十分考究,圓形的鏡面,直徑約有二、三寸,鏡面周圍連同鏡把兒由象牙鑲裹著。放大鏡框是由象牙雕刻的麥穗簇成。鏡框和鏡把兒連接處的設計是工業齒輪圖案。

仔細看,也許是用的時間長了,放大鏡象牙把兒上有個裂口,但象牙把兒上刻著的小字仍然清晰可見:“敬愛的毛主席九三學社全體社員謹贈”。在這個展示著放大鏡的櫥窗下,有一行文字:“1951年3月,九三學社贈給毛澤東的放大鏡。”解說員向前來參觀的人們說,“這面放大鏡是九三學社社員送給毛主席的。毛主席讀書、看報、批文件,一直到晚年都在用它。”解說員還告訴我們,這面放大鏡是從中南海毛主席故居隨同主席用過的一些物件搬運過來向公眾展覽的。

櫥窗里的實物、下面的寥寥文字和解說員短短話語只是向我們講明了這面放大鏡的來歷和毛澤東使用放大鏡的點滴情況,但當時為什么九三學社的全體社員要向毛澤東贈送放大鏡呢?這背后一定有故事,作為在九三學社工作過的我決定順著線索找下去。

拂去塵埃,打開歷史的卷宗,我們知道:在距今60多年前的1950年12月1日至5日,九三學社召開了建社以來的第一次全國工作會議。會后出版了《1950年度九三學社全國工作會議專號》,刊登在1951年1月31日出版的《九三社訊》第一期上,刊物的發行是面向全體社員的。我從這本發黃、陳舊的文件中的“會議總結”部分,發現了一條九三學社送毛主席禮物的消息。該總結分(一)預備會議前后;(二)正式會議開幕;(三)抗美援朝問題討論總結;(四)本社當前的任務和工作;(五)如何鞏固并發展本社的組織;(六)會議勝利閉幕。一共談了六個方面。在“(六)會議勝利閉幕”里有這樣幾句話——“最后攝影,攝影畢并一致通過(一)向毛主席致送紀念品,表示敬愛的熱忱;(二)……”。這里,向全體社員通報的僅是為表敬意向毛主席致送紀念品,但是沒有說明送的紀念品是什么。

在已有一大把年紀了的九三學社中央理事會會議記錄簿里,我又查到一些相關線索:九三學社第一次全國工作會議結束后的第二天,即1950年12月6日下午四時召開了理事會。這次的會議被叫做“九三學社工作會議后第一次理事會會議”,也有人把其稱作“新理事會會議(擴大)”。會議記錄簿里記錄了此次會議時間、地點、出席人及內容。開會地點是在不久前九三學社有史以來第一次固定的辦公地址——北京西城區西四頒賞胡同。出席人有葉丁易、董渭川、方亮、孟憲章、初大告、洪銘聲、孫承佩、勞君展、魯寶重、黎錦熙、許德珩、裴文中、洪濤、王克誠、彭飭三、金濤、高覺敷、孫蓀荃、潘菽、薛愚、黃國璋、湯璪真、盧于道、吳藻溪、張效良等25名。他們都留下了自己的簽名。會議內容記錄十分詳盡,包括給毛主席禮物送什么以及禮品經費哪里出等問題。在決議事項中,是這樣記錄的:“一、關于送毛主席禮品問題,通過:(1)送放大鏡一面。(2)推黃國璋(地理學家,時任北京師范大學地理系教授,九三學社中央常務理事兼秘書長)、裴文中(古人類學家,北京猿人第一個頭蓋骨發現者。時任九三學社中央理事)、金濤(時任北京大學工學院土木工程系教授,九三學社中央候補理事)三同志負責籌辦,以本月底辦妥為原則。(3)經費由全體社員分擔。先由總社經費暫墊。”

繼這次會議20天后,即1951年1月26日,下午三時九三學社召開第二次理事會。會議地點仍在九三學社會議室。出席人有:方亮、黃國璋、葉丁易、孟憲章、初大告、黎錦熙、李毅、孫承佩、袁翰青、勞君展、孫蓀荃、金濤、湯璪真……。會議記錄簿記錄了方亮提出的“本日理事會,因到會理事不足法定人數,又因本社主席許德珩患病不能到會,可否將今日理事會,改為談話會”的提議。經到會理事的一致同意改為了談話會,并推方亮為談話會主席。會議記錄簿不僅記錄了談話會向常務理事會建議事項,還記錄了談話會決定的事項。在決定事項的第二項中,記錄著“二、致送毛主席禮品,久未辦妥送出,經決定推高其冰同志(前山東師范學院院長,時任北京外貿學院漢語教研室教授,許德珩秘書)即日與裴文中同志迅速辦理。”這份記錄后有九三學社中央主席許德珩在該月31日閱過的簽名。

另據1951年4月13日下午四時半的九三學社中央第十五次中常會的記錄的決議:“送毛主席禮品的費用,每一位社員分攤人民幣八千元(8角)”,則可以判定1950年12月是動議期,1951年1月到3月為辦妥、送出期,同年4月為善后期。前后歷時5個月左右。足見九三學社對此事的重視和鄭重。根據1950年12月底資料統計,此時的九三學社社員總數是117人。當時制作放大鏡的價錢應是九十三萬六千元(93元6角左右)。在當時雖算不上昂貴,卻凝聚著每一位九三學社社員的拳拳心意。

九三學社何以向毛澤東送這樣一個禮物,其中有著怎樣的背景呢?這里有一個不容忽略的史實:1949年9月至1950年2月,新中國建立前后期間,九三學社一些社員擔任了國家政權的領導職務,很多社員有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不少社員認為作為科學技術為主的中上層知識分子的九三學社“任務已盡”,沒必要存在,“組織可有可無”,主張解散組織。這段時間適逢毛澤東正在蘇聯訪問。他回國后得知沈鈞儒領導的救國會登報聲明解散了深表惋惜,聞聽九三學社也在醞釀解散遂立即派中共中央領導同志轉達他不同意九三學社解散的意見。九三學社作了慎重考慮、研究,經過各方面多次商議,決定九三學社繼續存在下去。在中共幫助下,1950年3月,九三學社恢復成立了中央理事會。許德珩任主席,梁希任副主席,除原有理事外,嚴濟慈、孫承佩、薛愚、方亮被推為中央理事。1946年加入九三學社的薛愚曾回憶:“毛主席決定九三學社不能‘不要’而是‘必要’,并決定給九三學社找房子。……當時九三學社指定我協助吳惟誠同志一起去找。……最后找到頒賞胡同乙二十五號,……成為我社中央委員會和北京市分社社址(就是現在的頒賞胡同4號)。”

九三學社從創建之初的1944年至1950年上半年,始終沒有固定的辦公場所,即沒有屬于自己的社址。是在毛主席和中共的關懷幫助、直接指導下,九三學社恢復了理事會領導機構,并在1950年9月徹底改變了“居無定所”的狀態,從而使九三學社得以保存下來,并有了以后的發展壯大。大概基于這樣的情愫,九三學社想向毛主席表達由衷的敬意,加上那時九三學社社員多是拿筆桿的高級知識分子,設身處地地想毛主席也年過五旬,送放大鏡,讓毛主席在讀書看報時眼睛會省點勁兒吧?這很實用也很實際。

不過,按照常理,送給毛主席的放大鏡,總不會隨意買一個了事,一定是九三學社的社員親手制作才能更深切地表達情意。會不會是由涉事其中的黃國璋、裴文中、金濤、高其冰等人制作的呢?似乎不太可能,他們中除金濤是搞土木工程的外,大多是搞文科的出身。那么又是由誰最后完成這一代表著九三學社全體社員心意的光榮任務的呢?非常遺憾的是事情沒了下文——九三學社中央機關相關檔案再沒有任何文字記載。在苦苦尋覓而仍沒有收獲的過程中,我曾產生動搖,想放棄了。

后來,我有幸找到了線索,高興極了。

在2000年12月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發行的《嚴濟慈文選》后面刊載了長期在嚴老身邊工作的秘書何仁甫先生撰寫的《嚴濟慈重要活動記事》,其中談到:“1950年12月當選為九三學社第二屆中央理事會理事……本年除任中國科學院辦公廳主任兼應用物理研究所所長外,還任院學習委員會主席、院圖書統籌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和院學術評審委員會委員等。還親繪放大鏡圖紙,交應用物理所光學工廠老技工精制,贈送毛澤東主席。”

在政協金華市委員會文史委、金華市嚴濟慈紀念館編撰的《嚴濟慈百年圖文集》里,有《嚴濟慈年譜初編》,署名旭文。在其年譜中作者是這樣記述的:“1950年五十歲……12月九三學社召開建國以來第一次全國工作會議,被推為第二屆中央理事會理事。本年親繪放大鏡圖紙,交物理所光學工廠張沛風精制,以‘九三學社’名義贈送毛主席。”

在2000年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張滬撰寫的《嚴濟慈》一書后面附有《嚴濟慈年表》,年表表述的是:“1950,50歲12月,參加九三學社全國工作會議,被選為第二屆中央理事會理事。本年親繪放大鏡圖紙,交物理所光學工廠精制,送給毛主席。”

從上述資料的相互印證中,我們終于知道原來是嚴濟慈嚴老設計并委托加工,最后送呈毛主席的。至于任務怎么落到嚴老身上的,有幾個可能:一方面嚴濟慈是1948年加入九三學社的,是九三學社第一屆、第二屆中央理事會理事,雖從九三學社理事會會議記錄中知道嚴老并未出席那幾次會議,但作為理事,一定知道會議內容,了解各項決議、任務要求;另一方面又同嚴老所從事的專業、他的閱歷、能力有關。嚴濟慈是著名的享譽海內外的光學專家、物理學家、我國現代物理學研究開創者之一,取得過一系列重大成果,在壓電晶體學、光譜學、地球物理學等方面科研成就斐然。上個世紀20年代,嚴老在法國留學時,創造性地采用單色光干涉法進行測量,在國際上首次精確測定了居里壓電效應“反現象”,并發現光雙折射的新效應,因而獲得法國國家科學博士學位。特別是抗戰時期在昆明,生存條件艱苦卓絕,設備極端簡陋的環境下,他重組北平研究院物理研究所,領導開展應用光學研究,研制了大批軍用光學、電學儀器設備。他身先士卒,奮力和大家一起磨玻璃、磨鏡頭,率領著物理研究所員工先后為前線制造出1000多具無線電發報機穩定波頻用的石英振蕩器,和300多套軍用五角測距鏡和望遠鏡,供我國抗戰軍隊與在印緬戰場作戰的盟國駐印度軍隊使用;制造了500臺1400倍的顯微鏡、200架水平經緯儀、50套微縮膠片放大器等,以供野戰與后方醫院及科研教學之需要;他還從事軍用光學儀器的研制,制造出先進的石英振蕩器裝備報警器,為大后方防御敵機空襲提供了有效設備。不僅如此,在此期間,他還積極訓練培養年輕的光學工人,為后來新中國第一個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的建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他曾獲抗戰勝利景星勛章,那是國民政府為嚴濟慈頒發的,以表彰他為抗擊日寇,為反法西斯戰爭立下的不朽功績。另一方面,1950年5月19日由周恩來總理任命他為中國科學院應用物理研究所所長,嚴老以這個身份,親自繪制了圖紙后,把放大鏡交由物理研究所光學工廠精制,然后以九三學社的名義送呈中共中央,從一個并不很大的角度,表達了一個民主黨派對以毛主席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的崇敬之情。

(來源:人民政協網)


上一篇: 西湖邊的“兩道風景”
下一篇: 天堂之戀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0 九三學社九江市委員會 All Rights Reserved.        非經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本站點內容轉載于任何形式媒體。        備案序號:贛ICP備10201703號
建議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7.0 1024*768 分辨率瀏覽本站         后臺管理     備案報警
35选7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