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市心語心特殊教育培訓學校

歡迎訪問九三學社九江市委員會網站。當前時間: 2019-12-15 22:16:02  
當前位置:主頁 > 參政議政 >
由《蜀道難》看李白山水詩的特色
發表時間: 2015-10-10 11:19:51    |    來源:九三學社九江市委員會    |    閱讀次數:3278

李白“五岳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游”。他漫游一生,創作了大量膾炙人口的山水詩。《蜀道難》就是李白山水詩中最富浪漫主義奇情壯采的代表。通過《蜀道難》,我們可以對李白山水詩的特色略見一斑。

一、豐富的想象,大膽的夸張,奇幻的神話傳說,極富浪漫主義色彩

《蜀道難》中,詩人一開篇就以極度夸張的手法和驚嘆的語氣喊出“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接著用縹緲的神話傳說烘托奇險的氣氛,并想象可以使“六龍回日”。李白一生都未到過劍閣,卻僅憑傳說和想象就把蜀道寫得如此險象環生、撲朔迷離。像這樣以大膽的想象、夸張和神話傳說突出山川的壯麗奇偉的寫作手法,是李白山水詩的共性。比如,《夢游天姥吟留別》中,天姥峰客觀上并不能與五岳比高低,可李白卻夸說它“勢拔五岳掩赤城”,比五岳還挺拔,連有名的天臺山也要傾斜著拜倒在天姥峰足下。描寫登山時,詩人更是展開浪漫主義的奇思異想,給我們描繪了一幅幅變幻瑰麗的神奇畫卷:明明是看到海日升空,聽到天雞報曉,本是一片曙色,卻忽然暮色降臨,山雨欲來,虎嘯龍吟,丘巒崩摧,變化極為倏忽,而且是外界雷鳴電閃,烏云密布,洞府內卻是日月高懸,金光燦爛。正是由于李白具有這種浪漫主義的非凡想象,才使得平凡的天姥峰如此輝煌燦爛,氣象萬千。再如,《西岳云臺歌送丹丘子》中詩人更是將古代的神話、傳說和夸張的想象有機地融合起來,用“巨靈咆哮擘兩山,洪波噴流射東海”寫黃河與華山,進而將其描繪得有聲有色和氣勢磅礴。

二、熾熱的情感,強烈的個性,具有鮮明的主觀色彩

 在山水詩創作方面,李白進行了大膽創新:一是一反傳統客觀敘寫景物的模式,以自我為主體,隨情寫景;二是客觀景物往往以他自己的主觀意志安排,感情邏輯代替了生活邏輯。《蜀道難》中,詩人極力渲染蜀道的險峻荒涼、崎嶇難行,以及行人的惶恐悲愁,并在詩中反復吟唱“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其實,這是詩人長期漫游求仕生活中屢遭躓礙與仕途坎坷的曲折反映。詩人懷才不遇,壯志難酬,面對仕途險阻,滿心的憤懣借說蜀道難行,在詩中一唱三嘆、回環往復地渲泄出來,更使讀者倍感當時正直的人走正當的求仕之路的艱辛。詩人這種主觀情緒在他的山水詩中表現得比較普遍。比如,《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其三)》中,詩人面對兀立在洞庭湖中的君山,由于心中抑郁憤懣之情難以自控,竟奇想要“刬卻君山好,平鋪湘水流”。顯然,詩人是幻想能鏟除世間一切阻礙他實現理想的障礙。再如,遇赦后的詩人心情異常輕松和愉快,因此筆下的江水便極為迅疾——“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這“輕舟”其實就是詩人那顆輕松的心。

三、雄奇壯闊、格調高昂的風格,表現為崇高美

《蜀道難》一開篇就以感情強烈的詠嘆極言蜀道之難,為全詩奠定了雄放的基調,接著詩人飽含浪漫主義的激情,通過想象、夸張、神話傳說等的交融和烘托,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古老蜀道逶迤、崢嶸、高峻、崎嶇、雄奇和壯闊的面貌。李白描寫高山、大川總喜歡寫得雄奇壯闊、格調高昂,以便在大自然的雄偉中洋溢詩人崇敬的心情。《夢游天姥吟留別》中的天姥峰高度根本不能與五岳相提并論,可詩人卻說它高于五岳,還將它幻想成高不可及的神仙世界,使“天姥連天”在審美方面表現出了獨特的崇高美。詩人筆下的廬山瀑布,“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氣勢磅礴,景象壯觀。這種雄奇壯闊的風格和雄壯崇高的審美意趣,正是李白山水詩的又一特色。

 總之,李白的山水詩充滿了積極的浪漫主義色彩,無論是寫高峻的蜀道、奔騰的黃河、浩蕩的長江,還是那些名不見經傳的無名山水,總是天馬行空般地馳騁想象,用極度夸張的語言或奇幻的神話傳說表現他熱烈的思想感情。不僅如此,李白的每一首山水詩還都為我們創造了一個博大浩渺的藝術境界,透過那些奇麗峭拔、雄偉壯闊的山川景物,我們仿佛可以看到詩人那“落筆搖五岳,笑傲凌滄州”的高大形象。


上一篇: 我的履職故事
下一篇: 國脈山沖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0 九三學社九江市委員會 All Rights Reserved.        非經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本站點內容轉載于任何形式媒體。        備案序號:贛ICP備10201703號
建議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7.0 1024*768 分辨率瀏覽本站         后臺管理     備案報警
35选7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