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市心語心特殊教育培訓學校

歡迎訪問九三學社九江市委員會網站。當前時間: 2019-12-15 21:04:53  
當前位置:主頁 > 參政議政 >
韓啟德的人生歷程
發表時間: 2012-04-26 11:51:19    |    來源:九三學社九江市委員會    |    閱讀次數:3682

杏花消息風雨中

——九三學社中央主席韓啟德的人生歷程

不為良相,則為良醫,傳統知識分子的最高理想就是齊家治國平天下,所以中國的政治家往往從學醫開始,劉禹錫、耶律楚材是這樣,孫中山、魯迅也是這樣。

九三學社中央主席韓啟德,在他的記憶中,兒時的一大樂趣就是兄妹幾個圍坐在父親身旁,聽他講故事。風雨人生,對他影響最深的,應該是北宋宰相范仲淹“不為良相,則為良醫”的名言和“杏林春暖”的故事。

A、其源

醫乃仁術,古圣先賢,嚴父嚴師,引領著……

享受孤獨的人,憑著九死不悔的精神,追尋理想。

a、杏林春暖。

在我國醫學史上,醫圣張仲景和神醫華佗、醫仙董奉,并稱為“建安三神醫”。當年,董奉設館廬山,治病不收錢,只要栽幾棵杏樹,不幾年,杏樹成林。后世對醫德高尚、醫術高超的人用“杏林春暖”來稱頌,源出于此。

b、白衣天使。

韓啟德走入“杏林”緣于少年時的一場重病。10歲時,因患猩紅熱并發嚴重風濕性關節炎與心包炎,韓啟德昏迷了三天三夜,經搶救,終于蘇醒了過來,醫治了三個星期才出院。對于一個臥床的小病人,醫護人員給予了特別的關愛,從服藥到吃飯都由護士喂到嘴里,還經常講一些有趣的故事給他聽,白衣天使的美麗、溫柔深深地烙在了幼小的韓啟德的心里。韓啟德說“直到現在,我對護士這一職業仍有一份特殊的感情”。住院的日日夜夜,他感受到了醫護人員偉大的仁愛之心,心中默默產生了一個他一直未曾改變的信念,做一名解除人民疾苦的醫生。

c、嚴父慈母。

1945年7月,韓啟德出生于上海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他父親19歲負笈東洋留學,學成回國后在國民黨政府部門就職,由于不滿國民黨政府的腐敗無能及軟弱的外交政策而輾轉于上海的幾所大學任教。母親年輕時奮力擺脫封建家庭的束縛,投身社會,從蠶桑學校畢業后,在農村組織農家種桑養蠶,發展地方經濟。韓啟德說,隨著年齡的增長,他越來越感到家庭對人的成長影響之大。父親的剛直、好勝,母親的聰慧、寬厚、隨遇而安,兩者有時是那么的矛盾和對立,但卻在他身上實實在在地交織在一起。

d、嚴師。

最使韓啟德難忘的是上海第62中學高中的班主任毛老師,他采取了許多有效的辦法來提高孩子們的寫作水平。記得好幾次作文,韓啟德幾乎用完了整整一本作文簿,而毛老師總是不厭其煩地提出修改意見。韓啟德說:“這些訓練在當時雖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是在多少年后,當我在寫論文和指導研究生時,卻一直發揮著當年并未意識到的作用。”

1962年,韓啟德考入了上海第一醫學院。解剖學鄭思競教授的“絕活”就是能立刻辨出人體的每一塊骨頭。韓啟德以鄭教授為楷模,激勵自己在學習中苦練基本功。記得第一次寫生理學實驗報告,老師將實驗報告發下來,著實讓韓啟德嚇一跳,密密麻麻的紅筆字已超過用藍墨水寫的原文,從實驗結果的敘述到邏輯推理的方法,從報告的格式到詞匯的運用,直到錯別字都一一被老師糾正了過來。為寫一份實驗報告已經花了4-5個小時,因為被批得“體無完膚”,還得化上2-3小時訂正。韓啟德說:“這一過程,使我的邏輯思維和論文寫作得到了極為嚴格的訓練,對我以后的科學研究有著深遠的影響”。值得欣慰的是,10年以后,韓啟德在北京醫科大學擔任病理生理學實驗課的教學時,用同樣的方法指導學生,同樣給學生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e、牛虻

韓啟德是個一絲不茍自律甚嚴的人,《牛虻》是他大學時反復誦讀的小說,主人公牛虻那超人的意志和為了追求理想而九死不悔的精神一直鼓舞著他。但他并不贊成做“苦行僧”。在青山綠水之間,在水霧迷漫的清晨或晚霞滿天的黃昏,他常常獨自徜徉在氣象萬千的自然景觀之中。韓啟德認為要懂得“享受生活”,他說:“工作是一種享受,讀書也是一種享受,你跑出去看看祖國大好河山也是一種享受,甚至孤獨你都可以拿來當一種享受……”

B、其術

貴賤貧富,長幼妍蚩,怨親善友,華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親……長期的基層工作經歷,全面培養和鍛煉了克服困難、創造條件、打開工作局面的能力。

f、全科醫生。

1968年,韓啟德大學畢業,正值“文革”動亂時期,他被分配到位于黃土高原的陜西臨潼縣,先后在二個地段醫院工作。周圍的同事中受過正規的醫科教育的很少,各式各樣的病人都由他接診,由于病人文化低,有的連主訴都說不清,韓大夫要一一仔細觀察作詢問,幫助他們搞清病情,然后對照病情翻閱有限的幾本醫書進行診治。病情實在危急無條件醫治時,他就趕緊親自護送到大醫院治療,并留下來學習大醫院醫生們的診斷和治療方法。之后,他又相繼建起了手術室、化驗室、心電圖室,創造條件開展各種手術,從白內障、鼻息肉、扁桃體、闌尾炎、腸梗阻、疝氣、大隱靜脈曲張、計劃生育手術,一直擴展到更大的手術,甚至開展了兔唇和陰道肛門瘺修補等成形手術。有不少農民習慣于中醫診治,韓大夫就學習中醫中藥與針灸,學會了用中西藥兩手看病,還有了不少中醫治療的“妙方”。韓啟德在農村行醫十年,為無數病人解除了病痛,成為一名備受群眾歡迎的“全科醫師”。

g、簡易病房與雞蛋

在黃土高原農村行醫時,方圓幾百里都知道有一位“韓大夫”,求醫問藥者絡繹不絕。沒有病房,韓啟德親手建起了簡易病房。在自己建起的簡易病房中,為了搶救一個危重病人,韓啟德常常要守上幾天幾夜;遇到兒童呼吸道堵塞,他常常要用自己的嘴將患兒呼吸道的分泌物吸出;在門診碰上沒有把握的病人,他就騎自行車上門隨訪,沒有月亮的晚上出診,不知道有多少次連人帶車從堤上滾到溝下,然后又帶著傷繼續前行。韓大夫真切地關愛著普通老百姓,普通老百姓也把他當作自己的親人。早晨起來,韓大夫經常發現窗外放著用手帕包著的幾個雞蛋或幾個白饃,沒有留名,沒有謝語,老百姓的感情最淳樸,最真誠,也最感人。這一段時期,對于韓啟德來說,生活條件是極其艱苦的,工作是極其辛勞的,回憶起這段日子,韓啟德說:“我從心靈上感到是愉悅的。”他真正感受到為人所需要,感受到為人民群眾解除病痛后的莫大幸福。

h、制作模型。

1977年,韓啟德參加了陜西省舉辦的心內科醫師學習班,結識了著名心血管病理生理專家盧興教授。當時盧教授正在編寫改革開放后的第一本病理生理學教學參考書,他請韓啟德幫助翻譯幾篇外文文稿。韓啟德苦干了幾個晚上,把文稿全部譯完,令盧教授對他刮目相看。后來,韓啟德放棄了報考母校上海醫學院研究生的機會而成為盧教授的研究生。他非常珍惜這遲來的學習機會。3年的時間,韓啟德幾乎是在實驗室和圖書館里度過的。在盧教授的指導下,韓啟德與他同學建成了大鼠心肌梗塞模型,探索總結出了一套測定心功能的方法,在縮小心肌梗塞范圍的研究中得到了一些重要的發現。這種測定心功能的方法逐漸推廣到全國,直到現在依然廣泛使用。這項成果榮獲陜西省科研成果二等獎和陜西省衛生廳科研成果二等獎。

i、游刃鼠兔。

1985年9月,韓啟德赴美留學。整天泡在實驗室,通宵達旦地工作,當實驗進入關鍵時刻,他的夫人到美國訪問,兩人相聚不是在旅游勝地,也不是在大歌劇院,而是在實驗室,夫人成了他的實驗助手。

以研究心臟而著名的美國埃默里大學艾貝爾實驗室,一個別開生面的醫學實驗正在進行。這是一個關于“神經肽對離體冠狀動脈舒張影響”的試驗。按慣例,接受試驗的對象都是狗,而這次手術臺上卻放著一只兔子。觀看試驗的博士生們面面相覷。狗的個體那么大,試驗還往往不成功,兔子這么小,許多人甚至連他的冠狀動脈在哪里都找不到。然而,隨著韓啟德嫻熟的操作,試驗準確地完成,他們的表情由驚詫隨即轉為贊嘆,為中國學者高超的技藝所折服。豈止兔子,在比兔子還小的大鼠身上,韓啟德的試驗也是游刃有余。以扎實的功底、優秀的素質和中國人特有的勤奮,韓啟德贏得了同行們的欽佩。

j、受體研究。

英國學者布萊克由于研制選擇性作用于β1與β2受體的藥物,使不少心血管疾病的療效大大提高,因此獲1988年度醫學和生物學的諾貝爾獎。在美國,韓啟德開始向確定α1腎上腺素受體亞型這一當今世界難題發起了進攻。

韓啟德在世界上首次全面論證了兩種亞型的存在,闡明了它們各自的功能與藥理特征,以及鑒別方法。這項工作與當年證實β1與β2受體、α1與α2受體的區別一樣,韓啟德的研究成果,不僅為受體理論研究,而且為整個細胞信息傳遞機制的研究和藥物的研制,開創了一個新天地。

C、其流

醫為王政之一端也。

任何民族和國家,如果要真正發展強大并具有影響力,物質固然重要,同樣重要的還要有精神的高度。

k、我的永久地址是中國。

1987年6月,在耶路撒冷召開的第六屆國際兒茶酚胺學術大會上,當美國埃默里大學報告說:經實驗證實α1a腎上腺素受體存在兩種亞型,它們是α1a、α1b時,全場一片沸騰,與會的400多名各國專家學者議論紛紛、激動不已。3個月后,國際自然科學權威雜志《自然》發表了《平滑肌α1腎上腺受體的兩種亞型增加細胞內鈣離子的機制不同》的論文,引起世界醫學界的巨大反響。在論文后面,人們發現了韓啟德的說明:“我的永久地址是中國”。

l、米尼蒙的贊嘆。

韓啟德努力將研究與臨床醫學相結合,創造了世界醫學史上的奇跡,令受體研究權威米尼蒙教授極為嘆服。他在寫給北京醫科大學(現北京大學醫學部)的信中說道:“祝賀你們有像韓啟德那樣能干與富有創造性的科學家來從事基礎研究。……他是一位心胸開闊和誠懇的人,所有同事都喜歡他。你們有這樣一位富有天資、聰明、勤奮與明智的工作人員實在是一種幸運!”

m、一流學術

1995年,韓啟德擔任北京醫科大學副校長,1997年10月被選為為中國科學院院士,2000年4月3日,原北京醫科大學與原北京大學合并組建新的北京大學,兩校的合并成為我國高等教育管理體制改革和結構調整的一個重大舉措。韓啟德被任命為北京大學常務副校長、北京大學研究生院院長、醫學部主任,他深知自己肩上的擔子的分量。合校后,韓啟德一直苦苦思索如何促進兩校實質性融合,如何利用合校后的綜合學科優勢促進學科交叉創新與復合型人才的培養。在他的積極推動下,2001年12月12日北京大學生物醫學跨學科研究中心成立,韓啟德擔任中心主任。該中心的成立,旨在推動醫學部的生物學、醫學、藥學等學科與校本科部理科、應用科學、文科與社會科學的有機交叉,將基礎、應用和臨床科學的前沿研究結合在一起,促進整個生物醫學領域從分子尺度到人體器官尺度的新發明、新發現與技術創新。為了充分利用北京大學經濟、法律、管理、社會和公共衛生等多學科綜合優勢,韓啟德又發起組建了北京大學衛生政策與管理研究中心,他在努力爭取使該中心成為我國政府實施醫療衛生制度改革的思想庫與智囊團。

韓啟德最大的愿望是把北京大學辦成世界一流大學。他說:“要建成一流大學,最關鍵的是要建成一流的學術。而恰恰是在這一點上,我們與國外大學的差距太大了。所以,作為醫學部主任,我緊緊地抓住學科建設和學術研究,集中精力建設一批重點學科。當時我冒著很大的壓力,給北大醫學部定下三個重點:人類疾病基因、干細胞和中醫藥現代研究,集中資金投入這三個重點。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又帶動了心血管、腫瘤和神經科學三個重點。”

2002年初,韓啟德激動地向世界宣布:北京大學醫學部教授童坦君、張宗玉等領導的研究組經過多年研究,目前已初步闡明人類細胞衰老的主導基因P16是人類細胞衰老遺傳控制程序中的主要環節,揭示了P16基因在衰老過程中高表達的原因,從而初步揭開了人類細胞衰老之謎。這是中國學者在人類細胞衰老機理上取得的原創性貢獻,它為科學界進一步闡明人類細胞衰老問題提供了一條新途徑。

n、中國人的精神高度。

在“基因組時代的醫學”——北大論壇上,韓啟德痛心地說:“現在我們都痛感具有原始創新的研究成果太少,我認為目前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學風上存在的問題,是一個學術環境和學術土壤的問題。”近些年來,追求利益、特別是短期利益已發展成一股社會風氣,反映到學術界來,就是急功近利與浮躁的學風的抬頭。

不久前,韓啟德在《光明日報》撰文呼吁:學者不要過早地離開實驗臺。他認為,當前浮躁的學風有其社會基礎、歷史、思想與制度根源,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克服浮躁學風是一項長期、艱巨的任務,需要我們從眼前一點一滴做起。他指出,有相當一批中青年學者過早地離開了實驗臺。有些留學歸國人員,有些完成國內博士或博士后學業剛剛走上工作崗位的年輕教師,越來越少甚至停止親手做實驗。這股風似乎越來越盛,學者們在實驗臺旁的時間越來越少,離開實驗臺時的年齡越來越早。這是一種非常危險的現象!他說,過早地離開實驗臺,有客觀原因,而更重要的還在于主觀上的原因,這里有一個對科學追求的問題,亦即科學精神的問題。

北京大學老校長蔡元培先生曾在1918年北大開學典禮的演講中強調:“大學為純粹研究學問之機關,不可視為養成資格之所,亦不可視為販賣知識之所。學者要有研究學問的興趣,尤當養成學問家之人格。”韓啟德深有感慨地說,不錯,我們的中青年學術骨干已經有了一點資格了;但希望大家時刻不要忘記,我們要的不是資格,而是學問,學問是需要自己一點一滴做出來的。讓我們多親自動手做些實驗,多花一些時間在實驗臺旁。這樣我們的浮躁就會少一些,學風就會好一些,學問就長得快一些,為什么不呢?

韓啟德呼吁,要加快建立與社會主義經濟體制相適應的人才競爭與流動機制。他認為,出現這些問題,有社會大環境問題,有政府與學校的政策導向問題,但也與學者本身的思想道德素質以及科學精神有密切的聯系。

歷史證明,任何民族和國家,如果要真正發展強大并具有影響力,物質固然重要,同樣重要的還要有精神的高度。

2002年12月,韓啟德當選為九三學社中央主席,更上層樓,風雨中,韓啟德關注著、思考著、期待著……


上一篇: 用心血譜寫科學春天
下一篇: 王選與陳堃銶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0 九三學社九江市委員會 All Rights Reserved.        非經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本站點內容轉載于任何形式媒體。        備案序號:贛ICP備10201703號
建議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7.0 1024*768 分辨率瀏覽本站         后臺管理     備案報警
35选7历史开奖结果